二叶叶叶

∠(ᐛ」∠)_

[周江]流炎(一)

·cp周江,有杜柔支线,龙与骑士paro

·在 @君上 的威逼利诱以死相逼之下终于搞出来了

·设定是和 @归期未至 一起讨论出来的

·如果ooc了,请打得轻一点...x

 

酒馆的门被推开了,斗篷下的人挟着寒冷的风雪气息闯进温暖的室内,靠近门口的人不禁骂骂咧咧了几句,转身很快又沉浸在了热络的气氛中。

江波涛径自走到柜台前,掀开兜帽,毫不介意地露出一头浅金的发,将一枚金币拍在桌上。

调酒的年轻人笑嘻嘻地凑到他面前:“江哥出手还是那么大方。”

“先给我点喝的啊,我快渴死了。”江波涛笑着敲敲年轻人的头,“什么酒你知道的。”

被敲头的人吐吐舌头:“这就去这就去,哎江哥,这么冷的天气还到处跑,辛苦了啊。”

“这有什么辛苦的,为了活命呗。”江波涛支着头看他娴熟的动作,手臂晃动间有种花哨的优美感,“小明啊,听说你最近在追个挺不好搞的角色?追到手没?”

杜明手里的杯子差点砸在地上,他手忙脚乱地捞起来:“你别吓我啊这酒还想不想要了……啧,哪个碎嘴子说出去的,都传到你耳朵里了,回头我削死他!”

“眼光不错啊,兴欣佣兵团的招牌人物。”江波涛仿佛没看见青年窘迫的神情继续调笑道,“挺漂亮的不是,还特能打,就是性格辣了点儿,以后不好搞。”

“哪儿跟哪儿啊,没谱的事!人家认都不认得我!”杜明挠了挠脑袋,耳根红得要滴出血来,“江哥你可快别取笑我了……”

江波涛终于放弃了调戏小年轻的行为,他移开目光,四下环顾了一下酒馆。

杜明的酒是调的挺好的,但这点诱惑还不足以驱使他冰天雪地的出门。

酒馆是整个镇上人群流动性最大的地方,在这里总能得到第一手消息。他对杜明说的是夸张,倒也没说错,可不就是为了活命。

胸口传来一阵钝痛,他将涌上喉头的腥甜气息咽下去,眉头不自然地蹙起。

今天酒馆的气氛异常热烈,江波涛知道这样的热烈往往伴随着大生意的到来。

杜明把调好的酒放在他面前,悄悄凑在他耳边:“江哥听说了吗?最近禁林里来了个大家伙,招得各地的佣兵团都往这赶……”

他轻轻啧了一声,江波涛知道他是惦记着兴欣那位漂亮女战士,便只是笑笑,也不揭穿他。但是杜明口中的大家伙——他眼神闪了闪。

“什么?”他不由得追问了句。

“就在禁林中间,黑……”

杜明的话被一声巨响打断了,江波涛回过头,顺着响声望去。

一个明显喝多了的中年人拍翻了桌子,瞧着打扮是位武士,正无礼地踏着那桌子,挥舞着手里的剑。

野蛮人。江波涛在心里默默地评价。

然而那人的下一句话让他不由得直起了身。

“龙!”那人涨红了脸,大声地冲同伴喊,“老子不骗你,是真的龙,黑色的——传说中的生物!”

江波涛的瞳孔收缩了一下,杜明嗤笑了一声,从他身边退开。江波涛死死地盯住那个人,手指无意识地绕着杯沿转了一圈,举起来抿了一口。

“就在林子的中间,山崖下边!我们一帮人还没它的鳞片大!”醉鬼看见大家都盯着他,愈发来了劲,“性子可残暴了,刚凑近它就冲我们喷火,哎,要不是我反应快我们一个团就折在林子里啦……”

江波涛眯起了眼睛,眼见那醉汉被团团围住开始吹嘘自己死里逃生,再没有道出什么有用的信息,终于举杯一饮而尽,转身走出了酒馆。

深冬的风带着雪粒,刮在脸上刀割似的疼,江波涛抬手拢紧了兜帽,加快脚步走向轮回佣兵团的驻点。

在这次任务结束前,他还受雇于轮回,暂且观望一下局势再考虑动那条龙——搞不好搭上性命的事,他不会轻举妄动。

推开自己房间的门打算进去的时候,有人从背后叫住了他。

“小江!”轮回佣兵团的团长不知从哪追了过来,江波涛转身时不动声色地摸上了腰间的短刀。

即使团长看起来非常和蔼,但能当上一团之长的人物必然不是个软脚虾,这个节骨眼上,他一秒都不敢放松警惕。

“团长。”他礼貌地颔首。

团长跑到他面前,竟突然有点结巴起来,似乎不知怎么开口。组织了半天语言,终于跺跺脚:“最近小心点,有人要害你。”

江波涛手未从腰间离开,脸上做出震惊的表情:“这……谢谢团长,我最近会注意的。”

目送团长消失在走廊尽头,江波涛关上房门,脸上的笑容迅速冷了下来,凝成冰冷的杀意。

要害我?

早就有人要害我了。

-TBC-

评论(6)

热度(22)